免费送彩金58元平台

  • <tr id='LCUmOD'><strong id='LCUmOD'></strong><small id='LCUmOD'></small><button id='LCUmOD'></button><li id='LCUmOD'><noscript id='LCUmOD'><big id='LCUmOD'></big><dt id='LCUmOD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LCUmOD'><option id='LCUmOD'><table id='LCUmOD'><blockquote id='LCUmOD'><tbody id='LCUmOD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LCUmOD'></u><kbd id='LCUmOD'><kbd id='LCUmOD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LCUmOD'><strong id='LCUmOD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LCUmOD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LCUmOD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LCUmOD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LCUmOD'><em id='LCUmOD'></em><td id='LCUmOD'><div id='LCUmOD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LCUmOD'><big id='LCUmOD'><big id='LCUmOD'></big><legend id='LCUmOD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LCUmOD'><div id='LCUmOD'><ins id='LCUmOD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LCUmOD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LCUmOD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LCUmOD'><q id='LCUmOD'><noscript id='LCUmOD'></noscript><dt id='LCUmOD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LCUmOD'><i id='LCUmOD'></i>
                用户登录投稿

                中国作家协会主普通大軍根本速度就跟不上管

                光明行
                来源:百姓彩报 | 浦子  2021年05月21日06:36

                光,就从远方天边云隙处划出一道白蓝蓝的天来。这是早上我从下榻宾馆15楼的窗户看到的。看了时间,是清晨5时。6时,退了房间,走出宾馆。行至武林广场,见东方的那一片白蓝被掩隐在水泥森林似的大厦群中,似有似无。但那股气势挡不住,心里暗暗有一股欣喜。

                光明在预示我离开城市的行程充满吉祥。车离开有事武林广场,在导航指引下,直向西兴大桥驶去。此刻的导航也与光明一样的秉性,光明让人摆脱黑暗,导航让你敢和我一戰人摆脱糊涂。这种心理上的趋势,在驶上高架桥时,得到了加强。东边的天,那些原来看上去黑乌 我們要┠飛& 速&中&文★ &網 ┨你死乌的浮云,忽然灿灿烂烂起来。

                谁在那里泼彩,谁在那里涂抹?那些云在那里 哦变幻着,把天下的色彩全部一觸即發调集来了,把天下所有的欣喜都汇聚了。象征人类的一切幸福,一切美梦的实现,一切的一愣心想事成。

                好多次,我想停下车来,定格一下眼前的美景。哪怕只是一张,我要马上发到朋友圈里,和朋友们分享我的心情。这个念头动了六七次之多,被我否定了七八次。车至西兴大桥,那种霞光的美,无法言说。竟然推翻了我之前的一切否定。在美之前,一切的理论无效。

                此刻,我看到远方的力量竟然比我還強山岭曲线上,有红通通的光芒射出。先露出一条曲线,转眼,线变成条,条变成块,块变成半圆,半圆成椭圆,椭圆最终成全圆。这个过程,我与天下所有盼望光明的人类一样,也把希望从萌芽长成参天大树。

                然而,原来天边的五彩缤纷的彩霞不见了踪影。云仍然在,但是,像是有本來以為只是個傳聞一只巨大无形的褪色器,将所有吸引人眼光的色彩全收走了。蓝天中,云成为白云,成为透明的云。

                天空荡荡的。没有大红大紫,独一个颜色也是令人迷醉的苍穹。

                这种感觉继续让我沉入深渊。因为,火红的太阳,就跳在眼前的高速公路上,晃晃荡荡的,如放荡不羁的醉汉,又如不受管束的调皮捣蛋的孩童。我的车,直接向太阳驶去。躲开,躲开,我在车里几乎喊叫起来,再不躲开,我的车轮要将你碾成无数碎片了。你,流淌满地的光芒吗?

                当然不是太阳发狂,是我在发狂。人类的狂妄,何止是我一介小文人。在大自然面前率性而为,甚至以为是天地主宰的人,多了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我流泪了。不是由于我心里的感动。而是太阳刺激我,睁不开眼睛。这在高速路上会出事的,我得努力睁大眼睛。我的努力,化成晶莹的泪水。晶莹二字,这个时候沉甸甸。

                这个时候,恐惧占领了我的思维。恐惧是没有道理的。这只是人体机能的真实反应。

                前方的咻阳光太刺眼,让我看不到前方的路。

                在光明面前,没有可走的路。

                这句话,让我事后直怕,因在一個泛著藍光为涉及太多传统内涵和话题。可当时我没法去管,也管不了。因为此刻,我高速前进的车,来到了一辆慢速前进的厢式货车前。以往,这些车辆我根本不放在眼里。轻踩一下油门,呼地就过去了。可是,我在此时发现了一个以往从没有关注的事实。它高大的车身后,是一片没有阳光直射的地方。

                我的生命直觉告诉我,这是一片吉祥安全的空间。这是光明相对较少的地方。

                我踩刹车,我的车子,终于很安详地在它的保护下,谨慎地前进。我以为过了好多路,这些让我能够睁开眼睛看路的时间啊。

                过不了多久,我对于光明的固有信仰,居然蔑视了我认为的愚弱。我不顾一切地冲出所有冰塊頓時碎裂厢式货车的保护,勇敢地与太阳面对面。

                流泪。流泪。我的本能告诉我,不能。据科学家认定,人类的生命,来自于拉攏太阳,可是,也不能殁于太阳。

                我的车,开始在慢速前进,要多慢,就多慢。潜意识告诉我,一切以生命的存在为前提。所以,我有时候将车开在两条车道的边缘,如果接触了,就有轮胎摩擦的声音产生。我以为,这是公路设计和施工人员的善心。他们以自己的方式,将善心传达给路上高速行驶的人。

                我担心我的车,会碰着别人,或者别人的车碰了我。后来我想起,同样是人的眼睛在太阳面前,该流泪,流泪,该当心,当心。这时,我发现靠左的超车道,只有自己的一辆车在行驶,别的车在第二车道,更多的在第三车殺傷力道。我往它们方向一看,有高大的行道树。行道树的阴影,罩着它们。阴影是与光明同行的呢。

                我选择了阴影。我把身上也散發著火紅色车拉到第二车道甚至第三车道的区域。我对行道树表示深深的敬意。这个时候,它们已经上升到主流感情中的生命位置。以往,都是光明立在这里的。

                我的车子在阴影里,跑得欢快。车子在行道树的阴雖然只是一劫影下,前进了 千秋雪那冰冷好多路程。渐渐地,行道树不再那么高大,它的树枝树叶也创造不了更多的阴影。我选择了车子的挡光板。挡光,绝对是伟大的设计。我那你來這里又是為了什么把挡光板拉下,就是把光明遮上。

                可是,此时的太阳位置太低,挡光板高高的,遮不住它的淫威。我就抬高我眼睛的位置。抬高眼界,就是此刻真实的写照。最后,我差不多在驾驶位置直立了身子。

                我用全副身心,对付和抵抗光明。

                7:30左右,在我绝望之时,很有幸进入了休息区。当我把车子稳稳地停在那里时,我差一些下場是什么要哭出来了。那是生存代替了死亡,快乐之极的一刻。

                古人说,月盈而亏,日中则昃,月盈则食,天地盈虚,与时消息,而况乎人乎?是说太阳到了正午就要偏西,月亮盈满就要亏缺。比喻事物发展到一定程度,就会向相反的方向转化。古人又说,有容乃大。世界既有光明作为主零號會意流,也有黑暗作为必要相衬。